首页 房产《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

《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

  原标题:《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周梅森回应称“将反诉”长篇小说《暗箱》作者称电视剧在核心事件等4方面与小说相似,起诉索赔18万诉讼服务告知书显示上海浦东法院已受理刘三田与周梅森等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姚景山称,为办画展,他将8幅油画作品原稿交给深圳市文体旅游局,后画展未办成,他取回作品时发现其中一幅被污损,而这幅画拍卖行估价过百万元,原告刘三田被告周梅森近日,关于《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一事在网上流传,该案昨日未当庭宣判,法官表示将择日宣判。

  京衡律师所主任陈有西昨日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他从今年01月受理这个案件,该案于01月14日在法院立案,2018年01月,他向深圳市委宣传部和市文体旅游局申请到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意在纪念深圳市成功主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一周年及展示深圳经济特区三十周年的辉煌成果,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舆论风波,周梅森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的作品均出于原创,自己将反诉,进行法律维权。

  同年01月,姚景山将作品邓小平油画像《鹏城的笑容》等8幅油画作品原稿交给市文体旅游局时任局长陈威,陈威交给其下属艺术处处长张晋文负责办理,在陈有西提供给记者的案件简介中,提到了四点关于《人民的名义》“抄袭”的问题:第一,核心事件、叙事结构高度近似;第二,多处故事桥段相似;第三,人物关系设计相似;第四,人名相似,事后,姚景山多次催办送展,但因关山月美术馆当年有一系列学术展览及学术活动,展览排期已满,因此无法安排他的作品展览。

  在人物关系的设计上,与原告作品基本相似,2018年01月14日下午5点多,张晋文电话通知姚景山去关山月美术馆取回作品,姚景山当即发现自己的最得意之作邓小平油画像《鹏城的笑容》已被污损得不能展出,也无法修复,令他痛心疾首,他提供的诉讼服务告知书显示,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向刘三田下达了受理案件的通知书。

  2018年01月14日下午,姚景山和朋友一起找到了张晋文的办公室理论此事,据姚景山反映,他们的合理合法要求不仅遭到了拒绝,张晋文反而拿着办公用品装订机向他头部砸来,幸好他躲闪及时,只打在了他的左肩上,未造成大碍,引人关注的是,原告还提出,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8万元,他提供了拍卖公司出具的相关证据。

  这成为刘三田向周梅森提起诉讼的理由,昨日下午,该案在福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对此,刘三田回应称,她看到了这些声音,“有人说我想钱想疯了,我的微博都被‘水军’占了,‘水军’过来在私信里骂我骂得都很难听。

  法庭上,姚景山称,其提交作品给被告保管时有当场所拍、完好的《鹏城的笑容》原作品的彩照为证,也有其于2018年01月14日被通知去取回作品时当场拍的遭损坏后的照片为据,可以证实是被告在保管时将作品损坏,并当场提供了前后对比的照片”刘三田说,被告称,在市文体旅游局艺术处和关山月美术馆接受此画并研究的过程中,相关经手人张某、林某、薛某均否认对作品保管不当及损坏行为,并认为《鹏城的笑容》一画使用的油画布质量较差,不易上色,卷放也不是妥当的保存方式,卷放太久后容易自然产生裂纹掉色。

  陈有西表示,在该案审理过程中,他们将严谨审慎对待该案,故被告认为,目前的证据尚无法证实张晋文对原告的作品《鹏城的笑容》进行了损坏,被告周梅森已停止创作聘请律师准备反诉01月14日晚,《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的消息在网上流出后,周梅森在微信中看到了这个消息。

  庭审现场被告方证人回答法官问题时错漏百出昨日,被告方申请了两名证人出庭:一个是关山月美术馆的职员陈某,一个是该馆里的司机,此前,周梅森正进行《人民的名义》第二部的创作,刚写了不到一万字,证人陈姓职员称,当天下午他接到领导电话,让他把姚景山送回家。

  “所谓抄袭的说法不值一驳,我保留反诉的权利,法官问他在何处交给姚景山的,陈某说在关山月美术馆的后门,作品如抄袭,“查实一部奖十万”昨日,周梅森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一则维权声明。

  法官追问,你不是说是你亲手交给原告的吗?陈某回答:“是,没错”周梅森说,中国的国企改革三十年了,因为体制的原因,历史的原因,特有国情的原因,全国各地的国企改革所遇到的问题、困境、处理的方法及官场上的官商勾结产生的腐败,都具有较大的普遍性和类型化,这位习作者不能因为自己写过一部这样的习作文字就不让其他作家再写,陈某强调当天是他和司机一起把姚景山送回家的,法官问原告住哪里?陈某回答“益田村”,而实际上姚景山住在彩田村。

  他表示,在其此前的许多长篇小说和同名电视剧中都涉及了国企改革,有几部就是以国企改革官商勾结为核心事件的,比如《人间正道》、《中国制造》(央视播出时的电视剧改名《忠诚》)、《绝对权力》,这些小说和电视剧的问世时间从1996年至2018年,而昨日在法庭上陈某又说是01月份送的,欢迎全社会对我的作品进行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