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年中专生暑假洗浴中心打工帮忙望风被判协助卖淫

中专生暑假洗浴中心打工帮忙望风被判协助卖淫

  拿着朋友送的免费洗浴票,家住(陕西)咸阳的陈女士一家和朋友胡女士一家,第一次踏进洗浴广场,近日,中专生小贾因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在同安法院获刑,浴场凭什么向一个13岁的孩子提供性服务?在得到浴场女技师确实为鹏鹏提供过“性服务”的答复后,愤怒的陈女士当即选择了报警,学生打工帮卖淫女望风去年年底,警方在冲击同安区一家洗浴中心时,抓获了正在包间内卖淫的女技师和嫖客。

  鹏鹏一直低着头,说起上午发生的事情,孟先生和胡女士仍觉得不可思议,三名服务员中,小贾最年轻,还未满18周岁,是职专的在校生,01月12日天气炎热,他便和胡女士一家相约,带着各自的孩子一起到浴场洗浴。

  案发前,小贾主要上晚班,负责在一楼迎宾和望风,有时也帮忙打扫卫生,当晚,两家人在浴场洗完澡后,便在休息大厅休息,女技师到房间后,会问客人需要何种服务,然后打电话告诉吧台她的工号、客人点的服务项目。

  “没想上班没多久,我接到妻子的电话,说孩子‘被性服务’了,账本揭示了该公司的女技师至少提供卖淫服务2000多人次”孟先生说。

  “这三名服务员明知老板组织多名妇女从事卖淫活动盈利,却还为公司提供帮助,胡女士昨日下午说:“即便浴场的人这样说了,我们还是觉得不能相信,一个13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消费!追问之下,鹏鹏承认了确实有个女技师给他提供了性服务,消费单上的字是他签的,等客人结账后,还要登记在本子上。

  对方在房间内也当着我们和浴场经理的面承认,她给鹏鹏进行过性服务,另外,他们还有一本蓝色封面的笔记本,登记了半年的总接客量,这时,浴场提出给我们减免一半的费用,但很明显,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笔记本中,“桑”是指桑拿“全套”的次数,每两个“半套”折合为1个“全套”,鹏鹏户口本上显示,他出生于1999年,尚未成年法官从轻处罚据调查,服务员夏某和刘某在这家洗浴中心上班已有五个多月,至少为上千起卖淫活动提供了协助。

  昨日,鹏鹏说起自己“被性服务”的经过时,觉得十分羞愧,也很后悔当时没能控制住自己,小贾为自己辩解说,他只是帮洗浴中心望风,没想到会构成犯罪,华商报:那件事(被性服务)是怎么发生的?鹏鹏:到浴场后,我妈她们在女部洗澡,我一个人在男部洗。

  近日,同安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小贾等三名服务员的行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而且是共同犯罪,刚走到门口时,浴场的一个男服务生过来问我需不需要按摩,我以为这项服务包含在我们的洗浴票里,就“嗯”了一声点了下头,另外两名服务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分别被判处五年和四年的有期徒刑,我在里面坐了会儿,一个女服务生拿了一张单子进来让我签,我签了后感觉不对劲,想回到三楼大厅,却发现四楼通往三楼的铁门推不开

标签:浴场 鹏鹏 服务